间歇性歇斯底里

垃圾

吃JOJO

少给点希望吧

因为长得太丑而不敢说话

噩梦

噩梦一发完

当人们谈及童年经历,对童贞时期抱持美好回忆,将之珍视为生命中不可多得的宝贵往昔时,Will·Graham则迎来他人生中的一段低谷期,但他没有察觉,准确的说,是毫不在意。

Will·Graham年幼时父母离异,他与他不多言语的父亲相依为命,在他的记忆里,这个被称为父亲的男人每天穿着油腻腻的工作服,埋首于肮脏凌乱的船只马达、千斤顶、各类螺栓、扳手之间。Will和父亲没什么共同语言,事实上,除了必要的交流之外,他们从来不能像任何真正意义上的父子那样谈笑风生。但Will从未觉得父亲对此负有责任,他觉得这样挺好。

就好像对待陌生人,Will和父亲几乎没有过分亲密的拥抱和撒娇,从记事以来,几乎从未有过哪怕一次。这导致Will难以和别人产生特定的某种感情,他永远像一只浮于水面抛了锚的小船孤单寂寞地在汪洋中四处摇摆,在茫茫人海中,在千万个理应由父母陪伴着入睡的夜晚。

这就是Will不同于同龄人,总是天真烂漫、活泼开朗的原因。

在学校里,Will不被认可,因为他总是说一些奇怪的话,老师们被Will怪异的言行弄得头痛不已,大的孩子认为Will是个装神弄鬼的混蛋,小的孩子觉得Will是个有趣的家伙,他们被他的想象力迷住了。而Will总是极力避免和任何人交流,然而事与愿违——
“嗨,Will,今天过得怎么样?”贝弗利观察着Will的脸色斟酌着词句。
“就那样,挺不错的。”Will捏紧了他的书包背带,他不是能主动倾诉的人。
“Prince又欺负你了吗?”贝弗利有点担忧,Will从来不肯跟她分享自己的遭遇,特别是坏的那类。
“没有。真的。我保证。”Will无奈于贝弗利的刨根问底,她总是如此——过分好奇。
但这不是她的错,你总不能拒绝来自仅有朋友的好意。Will感到有点头痛。

贝弗利见Will没有向她倾诉的打算就明智地选择了沉默,他们在一个丁字路口分别。

这天的这个时候,Will鬼使神差地选择了一条黑黢黢的巷子,这条路是通往家的捷径,但显而易见的是它肮脏昏暗、不见天日,而且总是充斥着叫人作呕的味道。最重要的,这不是Will常走的路。

路灯只能照到巷口两米处,里头有些什么龌龊勾当或是地下交易则根本无法一窥究竟。它藏于黑暗中无人问津,Will很好奇,他曾无数次从这里经过,只是看一眼,从未曾踏足进入。今天,他直觉这会改变一部分的他,他自己说不好,但他有这种感觉。

Will捏紧书包背带,他小心翼翼地进入这片未知区域,像一个探寻宝藏的寻宝人。

巷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Will不能预料,这次遭遇在往后的人生里将惊起怎样的波澜,如果可以,他大概依旧会选择这样做,因为这符合他的天性,源于某种深不可测的不可抗力始终在诱导他越陷越深。

Will小心翼翼地向前,巷子里湿漉漉的。有一股腐烂物的恶臭从哪个旮旯里传来,大概是猫和狗的粪便和经年累月不收拾的垃圾发酵后产生的令人作呕的气味。

Will本可以退出来按他以往的路线回家,但他不是那种半途而废,知难而退的人。所以在上学期间每当被人挑衅,Will不会选择放低自己的尊严,如此下来很大程度上,Will身上总是不可避免的出现大大小小的伤疤。每次受伤后,Will也不在意。即使流了血,父亲也不会过问,就好像Will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最好的情况是,老Graham会问上一句:“不要紧吧?”接着继续忙他永远忙不完的生计,连一卷绷带或者一瓶酒精都不会替Will准备。这大概就是老Graham所能给予Will的最大程度的父爱和关心了,Will对此毫不在意,他总是毫不在意,好像事不关己。

巷子里有一股血腥味,随着Will深入后愈发明显,Will能感觉出来,它甫一出现,Will几乎是趋于本能地察觉到了。Will为自己的超感所震惊,他不由紧张起来,因为他意识到危险正在临近,Will的手心里全是冷汗,但他仍死死攥着书包带,不愿临阵脱逃。

Will竖起耳朵,全神贯注地环顾四周,以防某处突发意外殃及到自己,更为了保命。如论如何,Will不想无辜遭殃。有声音从深处传来,Will仔细分辨,听清是一串急匆匆的脚步声,他放缓步伐,谨慎地前进。血腥味更重了,Will不得不捂住鼻子。突然,Will意识到脚步声离他仅在数米开外,紧接着黑暗中唯一可见的是对方那双精明犀利的眼睛,正直直地盯着自己。它们像两柄锋锐的尖刀刺向Will,眼神中满是欲望发泄后的畅快和缓释后的暴戾余韵,那溢满杀戮野心的猩红瞳仁比黑暗更加令人不寒而栗。Will不住战栗的脆弱似乎取悦了对方,当Will回过神来时,危险悄然离去,那人早已不见踪影,徒留下每当夜晚降临Will那好像永无止尽的噩梦里不时造访他的恐怖场景。



20年后,Will坐在候诊室内,焦躁难耐地时不时看一眼腕表,他可不想就这么干耗着乖乖等候。Will非常后悔答应Alana去看什么破心理医生,他不在乎他的精神问题。说实在的,如果不是自己的镜像神经元过分活跃,他也不可能在刑侦中取得举重若轻的关键信息,他的侧写能力也不可能受到多方关注并被倚重。多亏了他独一无二的天赋,拯救了很多将逝的生命。

门开了,Will转过身,双眼对视的一瞬,Will浑身像过电一般惊愕。转眼他便了然了,20年来所受的折磨的源头就站在他面前,如此近的地方,仿佛他一伸手就能抹去那些给他带来无尽恐慌的漫漫长夜。

Will进退两难,他深知对方也在瞬间明确意识到自己就是那场事故的间接受害人和目击者。

片刻剑拔弩张的沉默后,Hannibal用安抚性质的平静和缓的口吻率先打破了僵局:“晚上好,Will。请进。”

Will踌躇片刻,但还是艰难而坚定地踏出了第一步:“晚上好,医生。”







——————
小伙伴们 好久不见 感谢一直以来的评论和喜欢和推荐
这边今天下雨 但是我们学校竟然要报到啦 心情超级糟糕呢

一个月不写文 文笔欠佳 还是个俗套的故事
我就不指望能收到评论了

总之,希望你们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 ( 17 )

© 间歇性歇斯底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