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des

游戏狗

文废

漫迷 最近入了手办坑

因为长得太丑而不敢说话

3110627

*设定部分来自黑镜第一季第二集
*一个有可能流产的中篇


Will睁开眼睛,让眼神慢慢从恍惚可以聚焦视物,就像往常一样,看到房间的墙壁上显示的数字5:16,又是一个在闹铃没响起时醒来的黎明。Will对此毫不在意,他已经习以为常了,自从他来到这个实验基地开始。

每天的生活作息毫无新意,从睁眼醒来开始,洗脸刷牙、吃早饭、运动、吃午饭、运动、吃晚餐、回房看视频、睡觉,再回到新的一天重新循环往复。他不明白到现在为止他是怎么做到忍受在这个狭小拥挤的容器里面一成不变的生活,如果可以被称之为生活的话。Will怀疑自己在和所有的无机物慢慢同化,他的思维不再活跃,他的脑子里的神经递质不断被过滤掉,像那些被渔网拦截下来垂死挣扎的鱼那样奄奄一息。

“不要离栏杆太近,你的行为将导致严重后果,为此我们将扣除您的点数作为惩罚和警告。”系统平板的电子音缓慢但清晰地说道。Will看着他本就不多的4位点数减少到了3位,他低下头漫不经心地叹了口气。

Will离开了靠着的栏杆,他来到吵闹的运动室,看着人们在里面健身的身影。他不喜欢这里,这里的喧嚣总是让他分心,当他开始思考的时候,他需要有个安静的场所,但这里不是。Will忍着胃部不适的抽搐,后悔早餐时候的冷可乐和热狗的混搭显然给他的胃带来不良反应。他坐在自行车上,有气无力地蹬着踏脚,看着他的点数慢慢增加。Will想不到除了这项运动以外的任何一项是他可以胜任并不至于让他受到伤害的。他在几天前听说有人因为想要获得大量点数去选择举重却导致肱二头肌局部拉伤的事件,那人现在还躺在医疗室里动弹不得呢。他可不想冒险,宁愿自己像只乌龟一样缓慢但谨慎地达到目的。

上午很快过去了,中午吃饭时,他依旧选择了一个靠近角落里的位置避免和别人接触,即便他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但还是有人选择和他公用一张餐桌。来人很熟络地和他搭讪,语气轻快而愉悦:“我是Beverly,你叫什么?我经常看到你一个人吃饭,选择偏僻的位置,我想你不喜欢别人叨扰到你。你经常吃垃圾食品,呃,我是说,它们不怎么健康。你的脸色偏苍白,大概是失眠或者别的什么类似疾病,你需要治疗它,它使你看起来虚弱。呃,抱歉,我有点唠叨,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和你一起。”她自顾自地拿起刀叉切盘子里的一块酱汁牛排,她低着头的姿势专注,她切肉的手精准无误地将牛排片成了等份的4块。Will打量着这个女子,她精力充沛,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她对自己充满信心,她或许是个律师或者警察,她说话的口吻略带命令式,她客观地观察别人,但不够严谨,她有点冒失但也很大胆,她可能是个法医。

Will摆了摆手,他的眉几乎是狠狠皱了一下,他并不喜欢别人的唐突冒进,他觉得自己的领地遭到了侵犯。他呷了一口速溶咖啡,对上Beverly的脸,装作不介意地说:“我是Will。请便。”接下来的时间里,都是Beverly一个人在断断续续的说话,Will根本没费心去听她讲了什么,他不关心现在外面发生了什么,是哪个领袖在领导这个国家,哪里发生暴动,自由党政要被保守党的反对者暗杀还是别的什么,一概和他无关。他现在在这个该死的实验项目里,像一只毫无反抗能力的白鼠,被那些科学家们隔着玻璃箱观察记录着点点滴滴,巨细靡遗到他在什么时间上了厕所都被记录下来。Will也想过如果他结束了生命这个地狱般的实验会否终止,但是他失败了,即便他尝试了无数次且依然没有放弃。任何只要是被系统认为具有威胁他人或自己的行为都会在第一时间被阻止。Will想不出他当时怎么会同意签署这份保密协议的,他完全有理由怀疑自己是被下了药或者在催眠状态且并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逼如此。

视频里的广告发出刺耳声音,Will想要过滤掉它,但要扣除相应的点数,他不得不再三认真考虑,因为他的点数所剩无几。他叹了口气,盯着屏幕上那个对着镜头吐出舌头做性感动作的辣妹扭来扭去,搔首弄姿,一边发出淫秽的声音,他捂住耳朵,但那些声音如洪水般淹没吞噬他。Will感到窒息,他弓起脊背,腿用力蹬着把自己挤入墙角。一切突如其来,毫无预兆,他看到了那些女孩躺在半掩的坟墓里,手臂上插着吊针,还有朵朵旺盛生长的蘑菇。空气里有泥土、青草、苔藓、香水味,混杂着恐惧和不安。很多人在走动,他们在取样,人们在围观,窃窃私语声越来越响,它们的嗡嗡声给Will造成了实质性的影响,他头痛欲裂。

Will撞击着墙面,他抓狂地撕扯他的头发,然而疼痛没有减轻分毫。Will开始撕心裂肺地嚎叫,唯一记得的就是昏过去之前有人进来看着狼狈的他,说:“嘘嘘,你会没事的,你安全了。”

Will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它们沉重地压着他的眼球告诉他他的脑子还很疲惫,他闻到了消毒药水和碘酒味,它们凶猛地往他鼻子里钻去,迫不及待地告诉他现在身在何处。
屋子里很安静,隔音效果不错。Will环顾四周,他置身于一间医务室中,仪器发出轻微运作声音,没有别人在这里,他突然放松下来,一直以来他要的就是这个,一个安静的场所,无人打扰,可以思考很多事情。

广播的刺啦声明显让Will从思考中脱离出来,他吓得打了个哆嗦,差点滚下床去。他听到了广播里调试音量的动作发出的噪音,接着传出一声咕哝,这是他第一次听到除了电子音外的人的声音。他的心不由有点激动起来,还激起了部分好奇心。几秒后,广播里有人说:“你好,Graham先生。对于您受伤一事我们深感抱歉,但愿没有造成你太多困扰。如果有需要,请你向我咨询一切困扰你的忧虑或者恐惧,我会帮你解答。那么,现在,请好好休息,祝你这一天过得愉快。我是Hannibal Lecter医生,再见!”

Will回味着男人嗓音中的低沉与一丝不苟的彬彬有礼,他的话就像镇静剂一样有效,Will觉得自己像浮在水面上一样放松,心情也随着湖水的微波粼粼跃动,他感到愉悦,从来到这里以来这大概是第一次发自内心得高兴,Will在毫无防备的心绪里放下了一切焦虑不安,他的唇角不自觉地弯了起来,他正陷入睡眠。

这一觉睡得无比安详,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纠缠他,甚至还梦到了早年将他们父子抛弃的母亲。Will把手放在额头上,那里缠着厚厚的绷带,他轻轻笑出了声。或许,他想,他可以见见这个Lecter医生,他也许可以阻止那些可怕的东西侵袭他的脑子。
Will马上想到了一个问题,他该怎么联系这个医生,他没有可以联系他的方式。Will再转念一想,既然Lecter医生说可以联系他,那么这间屋子里必定有什么可以帮到自己,只要找到那个东西就行了。Will起床,将针管拔掉,他感到神清气爽,或许是这个好觉让他恢复了大部分精力。洗漱完毕后,他在屋子里走动,他注意到了几本书放在一张写字台上。Will走到写字台后面坐下,拿起那本《人性的,太人性的》,他摩挲了一会儿硬壳书皮,粗略地翻起来,在其中一页中,他找到了一张纸,上面用流畅的圆体英文写着:当你凝视着深渊,深渊也在凝视着你。3110627Will确信,这是Lecter医生的号码,这种感觉强烈得怪异,但Will笃定,这是Lecter医生的笔记,它符合那个男人的优雅和文质彬彬。
Will接着拿起另一本书,他潦草地翻阅,里面什么也没有,他拎着把书抖开时,一份剪报掉了下来,上面是Will在意识里看到的那个案子里的受害者背景调查报告,和FBI的鉴定结果。他皱起眉,一顺不顺地盯着每一张照片,他觉得胃里有什么东西翻腾欲出,他不受控地干呕出来,他的脑子里有声音在尖叫,刺耳的,绝望的,痛苦的,惊惧的。

评论
热度 ( 6 )

© oid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