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des

游戏狗

文废

漫迷 最近入了手办坑

因为长得太丑而不敢说话

深入黑暗

      




 
对Will来说,失去Abigail的日子很不好过,在屋子里独处的每一分钟都是捱过来的,只因为尝到了家人的陪伴,原本喜欢独自承担一切的Will仿佛被掏空了某部分脏器。随着时间的推移,Will思念Abigail的频率有增无减,这使得他看起来比以前沧桑了许多。即使刮掉胡子,他眼中的世故和哀恸已然无法消弭,Will意识到自己正在加速衰老。 
 
Crawford仍安排了不少人在马里兰州寻找Abigail,结果显而易见的毫无进展。Will虽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期待和随之而来的挫败感,但他确实对Crawford失望了,也许只是对自己失望。
 
Will只能埋首于一件件棘手案子使自己忙碌,好让自己找点不去想Abigail的理由,但每次他想沉浸到凶手视角重构犯罪现场的时候,Abigail的笑脸总是不期而至,他不能把Abigail赶出自己的脑子,仿佛这么做是再次对她的背叛。Will看到自己伸出手,想去触碰Abigail的脸,那柔软的触感他仍然记忆犹新,他的眼睛泛出水光,情不自禁地流下泪来。 
 
“Will,你还好吗?”这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眼前Abigail的脸渐渐透明,像被擦去那样消失不见。“Will,你听得见我说话吗?Will?”Hannibal的脸近在咫尺,Will恍惚地盯着他,视线依然无法聚焦,Will看起来既疲惫又困惑,后背完全湿透了,衣服黏答答地贴住脊背,他的手抖得厉害,他仍然因为失去Abigail的事实浑身颤抖。Hannibal将手贴在Will的额头上,用职业的口吻说:“你做噩梦了,Will。但没有发烧,告诉我你现在身处于哪里、什么时间、你的名字。”Will虚弱地嘀咕起来,声音里藏着掩不住的痛苦:“我在巴……巴尔的摩,现在晚上8点31分,我的名字是William·Graham。”
 
Hannibal起身为Will倒了一杯温水,递过来时Hannibal问:“最近出现幻觉的情况加剧了吗?阿司匹林有没有按时吃?晚上睡眠质量呢?”Will接过水,没有注意到他碰到了Hannibal的手指,平时的他肯定小心翼翼地避免触碰,他不想思考,现在,他的脑子疼得厉害,他无法既要思念Abigail又要回答问题。于是Will选择避重就轻:“谢谢。那些幻觉确实来的频繁了些,有按时吃药,依然失眠。”
 
Hannibal不打算轻易放弃话题,坚持不懈地:“夜惊是不是时常发生?仍然梦游吗?”
 
Will放弃抵抗似的闭上眼睛,他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你不能,你不能总是问我问题。这并不能解决我的根本,那些肉体的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Hannibal歪了歪脑袋,不以为然:“它们让你虚弱,Will。如果你经常陷入幻觉或是被它们控制,你能保证你不会伤害别人吗?”
 
Will睁开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我想我大概不能再出外勤了,在那些地方我总是能看到Abigail,她就站在那儿,你知道吗,她看着我微笑,她那么美好,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想要伤害她。” 
Hannibal交换了一个叠腿姿势,调整了一下坐姿,他看Will的眼神充满探究:“那些都是幻觉,那是你潜意识里的东西,你太过于思念她了,没有人想伤害Abigail。”
 
Will吸了口气,像是要把余生的呼吸都用在这刻,他无法原谅那个带走Abigail的人,他无数次在清醒着甚至恍惚着的时候幻想杀死他,为他这些天来的焦虑担忧,他对Abigail的思念,他的痛苦挣扎。Will紧盯着虚无中的某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我无法不幻想着杀死劫走Abigail的人,他罪有应得。”
 
Hannibal的面具纹丝不动,他的内心中交织着窃喜和隐忧,他好奇他到底能把Will逼入怎样的窘境,又不想看到他在他面前分崩离析破碎成空。当然,他从来不在乎给别人造成的影响,即便Hannibal并非要Will变得脆弱不堪,但鉴于Will带来的全新未知和Hannibal过分的好奇心,Hannibal不介意Will跌得粉身碎骨。他到底会怎么做呢,他可爱的男孩。Hannibal指出Will确实不能再出外勤:“你对自己感到愤怒是基于自己的无能为力,你觉得自己在Abigail的事上负有很大责任,即便错的人在于那个劫掠者。如果你带着愤怒缉捕嫌犯,我很难不怀疑你不会将愤怒投射到让你觉得罪有应得的人身上从而造成无法挽回的结果。给自己放个假,Will,你过于紧张又没有得到充足的睡眠,它们致使你焦躁易怒,它们会毁了你的。” 
Will伸出指头摇了摇,他强压着心中的咆哮:“我不能,我不能无所事事,Abigail还没有被找到,我没有放弃她。我要找到她,我必须,她是我的。我的女儿。”
 
Hannibal依旧用毫无波澜的声音建议:“当然,Will,我很清楚你对她的爱。选择权在你,我只不过提供最有助于你选择的建议,至于你会否采纳,你自己来决定,我不会对病人的决定做多余的干涉。” 





——
我写到现在也没写到结局 我大概是个文废 但已经到下了都不知道怎么圆这个局了/允悲

评论 ( 3 )
热度 ( 11 )

© oid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