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des

游戏狗
炉石菜鸡 第五更辣鸡
文废

深入黑暗

     


中 
 
 
Hannibal对于Will的不请自来没有表现出丝毫反感和不自然,他一如既往彬彬有礼地请Will进入诊室,并恰如其分地为Will斟上半杯红酒。Will在Hannibal这里总能获得精神上的平静,这种平静让他想到他在午后独自垂钓,微风徐徐,阳光在湖面上粼粼跃动,他可以闭上眼睛惬意地同大自然融为一体。 
 
但今天不行,Will告诉自己,即便有Hannibal做他的锚,他也不能心安理得地在女儿失踪后与他的心理医生品酒聊天,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要知道,Abigail在Will心里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她必须完美无瑕,Will向自己保证过这一点,Abigail是他的全部,他现在失去了全部,他尽量不去细想这意味着什么。 
 
Will在房子里踱步,从一头走到另一头,他无措地揉乱自己的头发,抬头让目光四处游走在耸入天花板的书籍上面,不时地捏捏鼻子。Hannibal像是有意地给他时间理清思路,一段时间后, Will不情愿地轻声说道:“Abigail失踪了。”Hannibal顿了斟词酌句的几秒钟:“你报案了吗?”Will苦恼地把脸埋在手心里:“算是吧,Jack知道了。”Hannibal若有所思:“不是以你希望的方式,我猜。”Will闷闷地同意:“是的,他让我回去工作。”Hannibal抿了一口红酒,他的唇色因为红酒的缘故更显红润了:“他逼你了吗?Jack总是偏向于采取非常规手段来使人屈服,这种行为往往带来逆反心理。”Will耸了耸肩,他现在没心情讨论Jack是个怎样的人,那跟他没有什么实质的关系,他来这里,纯粹是为了Abigail,于是Will把话题饶了回去:“我想不出是谁带走了她,我不应该把她独自留下的,我甚至不应该这么早离开,为了无关紧要的案子,我还能弥补我犯下的错误吗?”Hannibal盯着他,一如既往地目光灼灼:“这不是你的错,Will,是带走Abigail的人的,你知道。” 
 
Will紧皱的眉头倾诉着他的痛苦,他闭上眼睛,他害怕Abigail受到任何层面上的伤害,他发誓要保护她的,现在,他却把她弄丢了,他很难不去自责。Will的声音开始发颤:“我不是个好父亲,我辜负了Abigail。”Hannibal走过来,轻轻抚摸着Will的额头,用舒缓的声音让他放松下来:“你是个好父亲,你以你最大限度的努力抚养她,为她提供所需要的一切,包括父爱。”Will睁开眼睛,却依旧水色一片:“你没当过父亲,你不知道失去孩子是什么滋味,对吗?”Hannibal默默地注视着Will的眼睛,有一瞬间Will感受到了空气的紧绷,他不确定是不是他刚才的话冒犯了Hannibal,后者用轻柔但笃定的回答略过了方才短短的不安:“是的,没有,但我想我知道那种感觉,非常不好受。” 
 
Will推开了那只试图安抚他的手,他不清楚现在他想要从Hannibal那里获取什么,安慰?接受现实?营救方案?或许他只是想要解脱,他的生活一团糟,直至Abigail的出现,才稍稍改善了Will的孤僻和神经质。Abigail给他的生命涂上了鲜艳色彩,Will甚至开始注意到生活还是有哪怕一点点有趣和快乐的,当他带着幼小的Abigail和狗群在傍晚的林间散步,当Abigail第一次尝试给Will做早餐,当Abigail写到我的爸爸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它们都和Abigail联系起来,这是上帝可怜他从而让Abigail来到人间带给Will救赎,现在上帝觉得Will暴殄天物,又把Abigail带走了,Will被再次遗弃了,一如他母亲遗弃了他们父子一般。 
 
Will慌乱地套上外套,就像他来时那样行色匆匆,他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那杯红酒,Hannibal了然地说:“请别在意,晚安,Will。”Will机械地点了点头:“晚安,Lecter医生。” 
 
Hannibal回到家时已经过了9点,他确信Abigail还醒着,于是登上二楼来到客房门口。他敲了敲门,屋内没有回答,Hannibal勾起嘴角轻笑,但没有发出声音。他耐心地等待片刻,屋内传来了脚步声,由远及近。他能想象得到女孩此刻站在门边,手指握着门把,但没有旋开,他能听到Abigail的呼吸声,她有力的心跳,她的小脑袋里飞速略过的猜测和疑惑以及对未知的惶恐不安。 
 
“你见到我爸爸了吗?”Abigail胆怯但毫不含糊地问道。 
Hannibal平板地说:“是的,他很难过,Will总是很难过,你知道。” 
“你为什么不让我见他呢?他是我爸爸啊!”Abigail不明白,这个问题她想了很久都不得其解,对门外男人的行为更是不知所措。 
“因为你看,你爸爸总是和坏人打交道,那些坏人总有一天会来报复他,如果他不在,那么那些可怕的事就会发生在你身上,而我不想看到事情变成那样,你爸爸肯定也这么想。你不想让他担心你吧?”Hannibal扯谎的时候从来手到擒来,何况是对付一个小孩子。 
“可是,他见不到我难道不会担心吗?”Abigail拽住了她的衣服边缘,揉搓着一处衣角。 
“会的,但总好过见到你躺在医院里的病床上,所以你会在我家待上一阵子,好吗?”Hannibal不想再和Abigail纠缠下去,他用一句话堵住了Abigail无数的不甘不愿。 
Abigail捂住了嘴巴,她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会做出什么疯事儿,但意识到了男人话中的警告成分。总之她没再问问题,而是一言不发地返回坐了一下午的真皮沙发上。 
 
Will疲惫不堪的回到那个曾经让他以为会一直温暖的家,曾经有Abigail陪伴的地方,曾经不再感到孤单寂寞的处所。但从此刻开始,一切都支离破碎,如同被掼到地上的茶杯,粉身碎骨,无法复原。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oid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