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des

游戏狗

文废

漫迷 最近入了手办坑

因为长得太丑而不敢说话

黑白之约

01

这是个由色相来决定一个人全部的世界,大部分人的色相是明黄和嫩绿,他们心态平和与世无争,或者是碌碌无为平平淡淡,但也有个别特殊存在,即玄黑与透明,他们互相吸引,是相携相伴的一对共同体。

 

“所以,你身为独一无二的存在就要担下这份旁人无法享受的厚礼啊呵呵~”壹原侑子如是说。

 

“唔,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四月一日君寻颓靡地趴在榻榻米上面垂头丧气。摩可拿从软榻上蹦下来,在榻榻米上兴高采烈地跳脚:“喔喔喔,四月一日,你真丧,总碰上倒霉事,先天不足后天无补,可怜可怜真可怜!”小左和小右也冒出来附和,手舞足蹈:“四月一日真是衰,无人关心无人爱。倒霉起来亲友散,只把那鬼招来伴。”

 

四月一日忿忿道:“你们闹够了没有,我都这么丧了你们还有心思编打油诗取笑我!以后没有摩可拿的炸豆腐”有气无力却装作声势浩大地捶在桌子上。

 

壹原侑子乐呵呵地看着他们打闹,掩嘴盯着四月一日有气无力的背影,轻言细语 :“四月一日君啊,你的命运之子就将出现了哦!”

 

红色色相的逃犯在肮脏的小巷子里蹲着打劫路过的傻白明黄和嫩绿,四月一日路过时目不斜视地走他的阳关大道,奈何此时有一只小奶猫可怜巴巴地喵喵叫,声音幽幽传来,撩得四月一日停下脚步折返回去找它。四月一日来到巷口,扶了把眼镜朝里面张望,那猫叫喵呜喵呜唤得越发起劲,他不得不绕过堆叠在一起的酒筐,绕过一滩散发着恶臭的脏水,朝着叫声的源头走去。

 

黑暗里突然窜出了个人影,四月一日还没有看清。那人就已经拿着锋锐的利器抵着他的脖子了,四月一日一阵惊慌,他嗫嚅着哆哆嗦嗦:“你,你别冲动。”那人用散发着酒臭的嘴巴在他耳边恶狠狠地:“把钱拿出来,快点!”四月一日惊慌失措之下越发昏聩,他左翻右找,都没有找到哪怕100日元。头发凌乱的男人一把将他推倒在地,动作粗暴地撕开他的书包,把他的课本练习册扔得到处都是,最后整个包被倒过来使劲甩了甩,零星几个硬币铛啷啷落在地上。这男人显然没想到四月一日是这么一个穷困的学生,登时有些恼火,他在这里守了一天了,却碰上这么个货色,他实在是有一腔怒火无处发泄。

 

男人一把将四月一日揪起来,抡起拳头朝着他的面门挥过去。未等剧痛传来,男人的手腕被一股大力强行阻止,由于控制不住力量加速度的冲击,腕关节生生发出了卡拉拉骨折的脆响,男人哀嚎着跌倒。背光的小巷子里传来波澜不惊的声音:“侑子小姐问你到时间怎么还不到店里去,就让我来这条必经之路上看看你是不是遇到了麻烦。”

 

四月一日整了整皱成一团的制服,心疼不已地捡起落在地上的书册,将没有殃及浸湿的放到包里,湿的脏的拿着。他瞪了这男生一眼:“不需要你多次一举,先说好了,我可不会感谢你!”四月一日看到百目鬼就气不打一处来,很可能是因为九轩葵对他意外温柔的缘故,让四月一日醋意横飞,不免迁怒与他。

 

四月一日自顾自地走在前面,看都不看后面的人一眼,仿佛百目鬼的存在是侮辱他的视觉一般。可恶啊,为什么每次出丑都会第一时间备着家伙发现啊,真是讨厌至极。侑子小姐也真是的,那种货色,我一个人就可以……

 

“一个人就可以被打得灰头土脸吗?”百目鬼在旁边凉凉的来了一句。

 

“啥,你这混蛋,就仗着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四月一日忍不住百目鬼的挑衅,抓着他的衣领一顿猛摇。夹着的纸页又落了满地。

 

“阿拉,四月一日君和百目鬼君真是感情深厚呢~”九轩葵笑眯眯地看着他俩。

 

四月一日瞬间变成摇头晃脑的谄媚状:“啊呀,是小葵啊,是要回家吗?”

 

九轩葵继续微笑:“是的哦,四月一日君是要去侑子小姐店里打工吧,和百目鬼君一起?”

 

四月一日嫌弃地剜了百目鬼一眼,那眼神在说,你杵在这里干嘛啊,现在是我和小葵的二人世界好吧,你快走吧走吧走吧,走得越远越好,最好看不见。

 

然后继续摇着尾巴围着九轩葵团团转:“哪有的事,这家伙只是刚好和我碰到而已。”

 

九轩葵若有所思,了然地冲百目鬼比了个加油的手势,就挥挥手愉快地走了。

 

留下四月一日一脸茫然,小葵,我们之间好像还没有说完话啊!

 

百目鬼转回头看着四月一日,“走吧。”

 

四月一日忍无可忍地冲他吼:“你怎么老是要夹在我和小葵之间啊混蛋,好事都被你搅黄了,你怎么忍心这么对小葵这么柔弱可爱的女孩子啊。白痴白痴白痴,真是要被你气死了!呜呜呜,我的青春,我的幸福!”

 

晚风里,有一只小奶猫喵呜喵呜叫着,他蹲在巷口,看着晴朗天空下的一轮新月,“喵”了一声,舔了舔柔软的肉垫,甩甩尾巴,折身回到阴影里去。






——————

今天是四月一日的生日啊,噗,写了个不知所云的东西

评论 ( 2 )
热度 ( 5 )

© oid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