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des

游戏狗

文废

漫迷 最近入了手办坑

因为长得太丑而不敢说话

我羡慕动物的狂喜


我和魏尔伦先生认识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虽然我们脾气迥异,时常争吵不休,但我们有共同的兴趣爱好,理想追求。我们常常彻夜长谈,文学、艺术、信仰,总是能够在这些领域获得灵感和共鸣。

伦敦是个阴冷的城市,这种天气让这里的人们也黯然失色,他们沉默、忧郁、内敛含蓄,全然没有法国人的热情奔放。

坎登镇大学院街8号,是我和魏尔伦同居所在。过去一年里,我和魏尔伦先生为报纸写稿,教法语课,我们经常挣扎在温饱线,因为我们的手稿总是被出版人拒之门外,并非因为它们不够优秀,而是这些庸人根本不明白祈祷诗的意义!愚昧无知!

我深深明白我对于魏尔伦先生的爱与日月同辉,可魏尔伦先生的妻子玛蒂尔德和她娘家的龃龉,屡次言语中伤,斥责我们不洁的关系,为此魏尔伦先生为了维护我们的尊严,对她施了暴力。

我也常常绝望,为何魏尔伦先生不和他的妻子离婚呢?难道他不明白我对他的爱吗?他以为跟别人一起生活会比跟我在一起更幸福吗?好好想想啊!当然不会的!我多次给魏尔伦先生写信,清楚明确地表达心意,告诉他我有多么喜欢他。我发脾气只是装出来的,难道他看不出来吗?魏尔伦先生却还在和他妻子纠缠不清,他竟十分渴望和她修复婚姻。他有我不就足够了吗!玛蒂尔德不想原谅魏尔伦,坚持留在巴黎,魏尔伦竟有了自杀的想法,并以此为要挟。

魏尔伦先生是一个消极的人,他经常把一切想象的一团糟,仿佛所有不幸和悲伤都压在他心里。我告诉他要拿出勇气,可他依然如故,常常冲动,甚至离我而去。我是如此爱他,他却这般对我。还说他想参加西班牙志愿军,他这是在逃避现实,生活虽然艰辛,但也不全是绝望啊!我们可以一起文学创造,四处游历,尽情享受写作的愉悦,我们可以投入工作,苦中作乐游戏人间。

在布鲁塞尔见到魏尔伦和他母亲之后,我明白我们是不会有结果的。他总是陷在他的悲伤里面无法自拔,而我万般无奈强求不得。他没有明确的计划,不想继续待在布鲁塞尔,因为他担心这里根本没有适合他的工作。他终日酗酒,精神萎靡不振,情绪化,甚至以死要挟我留在他身边。魏尔伦在信中向我表明我在他心中不可或缺的地位,他曾经非常爱我。我不明白为什么现在他要这样为难我,既然我们注定是两个迥然不同的独立生命,虽偶有交集,但终为路人。他为何就是不肯罢休,给彼此留一条后路?

魏尔伦开枪打了我,他极度悲伤,还把枪塞在我手里,让我朝他的太阳穴开枪。他看起来像个疯子。去医院治疗伤口后我坚称要回巴黎,这个消息让魏尔伦重新陷入绝望。

魏尔伦看起来很疯狂,他的手一直放在大衣的口袋里,那里放着手枪。他为了使我留下,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当他走到我前面,转身背对我,我很害怕他会失去理智朝我开枪,于是我向警察求救将他逮捕。我无意伤害魏尔伦的自尊,我的处理方式让大家都平安无事。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也不会出此下策。

我想我和魏尔伦终究是要天各一方,但愿花朵枯死、树叶凋零、水滴石穿之后,一切伤痛和苦难都将迎来终结,在微微和风里,吟唱永恒之歌。




——————
题目为阿尔蒂尔·兰波的书名《我羡慕动物的狂喜》
此篇文章内容参考《我羡慕动物的狂喜》[法国]阿尔蒂尔·兰波著,布莉莉译.—南京: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5
我个人非常喜欢这一对,因为他们是心意相通的两个人。虽然结局悲伤,不过他们是知己啊!

评论
热度 ( 1 )

© oid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