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歇性歇斯底里

垃圾

吃JOJO

少给点希望吧

因为长得太丑而不敢说话

阴影之下

重修1.0


5小时前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晨雾把远近的建筑玻璃涂上一层湿漉漉的水汽。

街上半个人影都瞧不见,七叶树在萧索的街上孤零零地生长,有些枯萎的叶片从树枝上落下来。

街边的小报亭里亮着灯,昏黄的光晕下有人在整理货物,发出乒乒乓乓地响声和粗重的喘息。码放在路边的被麻绳捆得整整齐齐的一沓报纸在风中猎猎作响,风吹起的报纸一角上印刷着今天一早的日期。

当男人走进近,他俯身捋平报纸的边边角角,赫然看见了头版头条上的几个不管是为了卖点而夸大其词的噱头还是某个居心叵测的编辑为虚张声势而胡编乱造的大字:震惊!前特别探员威尔·格雷厄姆竟是巴尔的摩连环杀手模仿犯。旁边附着的一张证件照上的男人脸色苍...

2019-08-10

蛋糕店的日常操作

配对:乔鲁诺/布加拉提 迪亚波罗/多比欧

乔鲁诺·乔巴纳有一个黄金般的梦想——成为流氓巨星。但偏偏他一身正气,长得英俊挺拔,压根儿和贼眉鼠眼、古灵精怪的社会渣滓搭不上边儿。久而久之,这仅仅成了南柯一梦的幻觉和想象,乔鲁诺再也没有从记忆深处把它淘金似的挖出来。唯独有一次,乔鲁诺醉酒后不小心向某人吐露过这个埋藏深久的秘密。

每一个一成不变的白天大早,乔鲁诺必准时而从来没有缺勤地在打工的蛋糕店里忙活。

从去下门牌上的close开始,开门,拉开百叶窗,让透过树叶缝隙的充沛阳光洒进玻璃橱窗内,给上面琳琅的糕点镀上一层耀眼的金色,取下昨日早晨做的甜品,换上今日将要做的不同糕点牌子...

2019-08-05

复杂性

04

哈利朝角落的那桌阴郁客人多看了两眼,带着些许不确定,小声地向赫敏和罗恩传递信息:“我刚才好像听到了教父的笑声,你们说,他不待在格里莫广场,跑来这种人多眼杂的地方,是不是在执行秘密任务?”


赫敏闻言看了看纷扰嘈杂的周遭,在肆意随性的调笑打闹中摇了摇头,挑眉摇头否定:“不可能吧,这么吵怎么可能听得见那么远的距离发出的声音,哈利,你是不是过度想念小天狼星所以产生了错觉?”


罗恩不置可否地灌下一大口酒,满足地拍了拍肚皮,“这有什么难的,不如我们过去看看?”


哈利递给赫敏一个眼神,赫敏会意地压低了脑门,用唇语告诉罗恩他们要进行讨论,而罗恩不明所以地来回扫视着同伴,...

2019-07-30

望周知

在拔杯坑里一年 产了34篇垃圾 自觉写得时候有诸多力不从心的地方 之后的计划是先把sbss的复杂性填完    以后的产出会是科普向  还有会写一点JOJO相关

拔杯有好的梗可能会写   但大概率不会   感觉我已经把所有热情写完了  也小概率可能会修一下拔杯的所有旧文也可能不会 所以看拔杯的朋友们可以取关了  感谢这一年中认识的朋友们

2019-07-29

复杂性

02    01

03


窗外的细雨淅沥地下,雾蒙蒙的像是覆上了一层薄纱,而在那薄纱下笼罩的阴郁和冷冽,让人感觉似乎整个儿陷入深入骨髓的迷茫。 

哈利套上斗篷,露出明显睡眠不足的面孔,无精打采地爬出了胖妇人肖像。 

“嘿,哈利,你看起来真是太糟糕了。”罗恩看着胖妇人旋转着阖上,皱着眉看了一眼哈利,“去霍格莫德害得你兴奋得睡不着吗?” 

说着,凑上来拍了拍哈利的肩膀,“哈,说实话,我也是!你知道,但我昨天写完斯内普的论文就困得不行,我刚沾上枕头就睡着了。” 

和那根本无关,哈利想起噩梦中伏地魔猩红色的双...

2019-06-16

如果我叫它混乱,那么它就是

“不要把自己当作博学多才的智者或者能说会道的诡辩者,这只会让我觉得你在卖弄自己。说到底,如果你真的有某些足以让我觉得你可真是个人才的细枝末节尚待被我发现,而不是说些晦涩难懂的专业术语或者心血来潮的愚蠢行为博人眼球,我想我还是比较倾向于前面这种情况,好歹这样比较不那么高傲又令人厌烦。”威尔抓着电话听筒,对着马修一阵谴责,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竟然为了讨好威尔在百老汇音乐剧上当众献歌一曲,惹得各位莅临的俊男靓女们不住地盯着他们俩人,而主角竟然还沉浸其中不能自拔!显然这其中不包括威尔,他简直要为马修的丧心病狂的举动捶胸顿足,然而,当所有人的目光紧紧地黏在他身上时,他甚至连叫停马修的鬼哭狼号的勇气...

2019-06-10

嘿,你相信龙的存在吗

小男孩蜷缩在床头,在摇曳的暧昧光线下读着一本童话故事。

胖妇人快步走进来,抽走了男孩手中的书本,把被子往上拉了拉掖到男孩的下巴下边,有些无奈又有些头痛地抱怨着:“雷蒙德,快点睡觉,大半夜的看什么童话,还像小孩子一样。”

“可是,妈妈,这个世界真的有龙存在吗?”男孩瞪大了眼睛期待地问道。

“你这傻小子,那都是骗人的把戏,专门欺骗你们这群小孩子而胡编乱造的故事,你还当真啦?”妇人摇了摇头,端起烛台吹熄了火苗,在黑暗中吻了吻男孩光洁的额头,“晚安,孩子。”


妇人的脚步渐渐远去,直到她阖上自己卧室的门扉,男孩睁开了眼睛,明亮澄澈的双眼中分明写着对母亲回答的不屑置辩,但又苦于拿不...

2019-06-06

这次失眠却不是工作

那黑暗攫住了他,他的手在毫无意义地抓挠着半空中并不存在的恐怖。

“呼——呼——”威尔大口地喘息着,这没有起到任何实质的效果。他依然双眉紧蹙,胡乱地推拒着笼罩他的梦魇。身上盖着的毯子滑落到地板上,与扔在地上的衣物、没有瓶盖的药瓶、散落于各个角落的药片交织成一团混乱。

床垫已经被他的冷汗浸透了,那濡湿的凉意似乎加重了他的不安,他的腿也开始急促地蹬起来。

“呼——呼——”威尔的呼吸越发急促,此时他的双臂放在床上,十指紧攥着床单,那里的布料快要被他扯碎,威尔猛然睁开了眼睛。


威尔转过头看了一眼闹钟上的数字:凌晨三点十一分,这个大多数人正沉眠的时刻,他却清醒得不能再清醒。

他起...

2019-05-28
1 / 10

© 间歇性歇斯底里 | Powered by LOFTER